陈伟星:很多人虽然制造了Token,但没有相信Token

2018-07-01 10:18 评论 0 条

6月29日,由巴比特主办的“看见未来”世界区块链大会在乌镇举行。会上,泛城控股创始人陈伟星发表了《区块链精神:创造信任》的主题演讲。

陈伟星

陈伟星认为,原来社会信用的建立需要找一堆中介,一开始的中介是货币,后来有了金融机构,这些机构拿走了80%的利润,而真正劳动、生产创造的利润就20%。这就是因为人与人之间没有信任而产生的社会问题。

他提出,区块链的出现可以在其中起到三个作用,第一是如何见证账本,第二是见证合约,第三是保护隐私数据价值。“如果在区块链上尽可能用算法解决,就可以降低中介的成本。这意味着未来每个创造财富的人可以有16倍利润增长所得。”

陈伟星表示,今天做的每一个算法设计,如果不是去解决实际财富创造的问题,依然没有价值。创业者要解决的就是用区块链把原来金融里的高利润省下来。“最终方向一定是,你是不是创造了信任,让劳动者和创造者真正拿到他们的价值。”他说。

以下为陈伟星演讲实录:(经创客猫编辑,有所删减)

陈伟星:

区块链第一个应用是炒币,炒币加上开会,结果就可以让很多人很有钱。为什么那么多会要开呢?因为永远开不清楚,我们总能创造出很多新的概念来。开个100场会,似懂非懂,然后继续开。任何事情如果是可靠的,或者能够被应用,一般是简单的。简单到首先你自己得了解,你的团队得了解,要让公司里能够执行,最终服务到老百姓。如果一件事情说不清楚,只能用来开会,然后把币卖给别人。

怎么样用简单语言把区块链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讲清楚,先讲个故事,为什么区块链被人类所需要。我们小时候都听过一个故事,三个和尚没有水喝,因为他们彼此之间是不信任的,就怕自己去挑水,第二天让别人占了便宜。人由于对别人的不信任,担心自己的付出没有办法有回报,所以他们没有动力去冒风险,冒着吃亏的风险,这就是人性。如果我们让三个和尚建立了规则,比如轮流去挑水。如果大家信任了这个规则,达成了这个共识,他就有水喝。

这是最小的例子,当三个人合作时信任可以创造财富。如果不信任,明明你有劳动力,有生产力,依然会导致不创造财富,这就是现实中的求同困境。我们虽然可以用自然语言沟通,但你并不能猜到别人心里在想什么。如何把这种信任不适用自然语言,而适用机器语言,这就是有可能的进步,这是我们理解的信任是怎么创造财富。

如果把经济再框到一个小岛上,同样会有更多的分工。每个分工的人都会遇到一个问题,你害怕今天对别人的付出,得不到别人明天的回报。如果要去交换分工,特别不同商品时间周期不一样,就会遇到别人可能失联的风险。最早自发出现了货币,货币目的就是能够交换,能够错配,能够在不同时间里建立起长时间信用。

原来社会信用是怎么建立的呢?我们建了立不同的角色,其实这个世界有很多角色,比如消费者、劳动者、创造者、组织者、投资者。这些人之间要建立信任,我们就找了一堆中介来。最早的中介是货币,这个货币是自然中介。后来有了银行,再有了金融机构,再有各种央行、信托,一个很庞大的机构,这些机构拿走了80%的利润。我们为了建立信任,付出了80%的代价,用利润的代价来解决信任问题。真正劳动、生产创造的利润就20%,这就是现实社会中存在的问题。

人和人之间为什么没有信任?因为你没法猜透别人脑袋想的是什么,你不是别人肚里蛔虫,就会形成求同困境,没法明确达成共识。区块链起了三个作用,再多名词依然解决了这三个作用,前面两个有实践,后面一个没有实践。

一是如何见证账本。

今天他给你三只鸡,你给了另外一个人五斤橘子,中间产生某个数字的账本。这个账本三个人之间记录,可能都会反悔,因为你有能力反悔。如果让几万人,几十万人不受操控去中心化节点见证一下,你就没有办法反悔。如何把互相之间债务让去中心化节点,不可操控节点来见证,以保证你们之间的账没办法耍赖,这就是区块链的第一个作用。

见证的方法,一是让所有的人来见证,最去中心化,比如比特币这样,进入门槛很低,所有人都能参与进来见证账本有没有问题。二是在这些参与的节点当中随机选择一部分人进行见证,随机选出来依然是相对去中心化的。当然随机有某种算法,不同算法有不同数据上的安全性。三是我们选择几个人见证,20个人见证记账节点。四是一个人来见证,中心化见证。事实上在见证当中最重要的是什么呢,为什么去见证?为了保证账不受操控,不被改变,没有办法篡改它,一定是越安全越好。它不是解决效率问题,是解决安全问题。如果是效率问题,我们自己说了算就行了,不需要别人见证。

很多技术概念,谈一个新的共识机制,所谓创新并不重要,事实上我们已经有了足够的方法,要么用所有节点见证,要么随机节点见证。要么一部分人见证这件事,一部分人见证那件事,就是所谓的分片技术,希望大家能够搞明白问题。所谓去中心化是为了什么,为了见证账本。

二是见证合约。

有的时候可能是一个约定,比如我和王雷喝酒,约定谁能喝,谁能输谁一百万,你可能喝完就耍赖了。我们要把协议、谈好的合约,让在座所有人见证一下。在座所有人可能都是王雷请来的,我会担心。我们能不能让全世界分散的人一起来见证一下,使得我们之间不能说谎。合约的见证同样是为了去中心化,为了保证安全。

很多人强调所谓TPS,什么是效率,效率首先是建在见证是安全的基础上。因为我们需要达到账本和合约不可被篡改,所以要更多人去见证。我们也希望见证得快一点,它首先是建立在安全的基础上。TPS更好的叫法是GTPS,什么意思呢?就是所有节点,每个节点见证了多少次,加起来的总和,这才是我们要参考的对象,并不是单纯的体验式,并不是互联网概念的体验式。如果只是让十来个人去见证,那让央行去见证就好了,央行有足够去中心化和公信力。

三是保护隐私数据价值,将个人数据价值回归到每个个人。

金融中介用加密算法代替,机器人比人便宜,而且机器人不太容易骗人。加密市场上那么多骗子是因为大家以机器人名义在做原来金融中介的事情行骗。如果在区块链上尽可能用算法解决,就可以降低这些骗子,降低中介的成本。我们希望未来做到区块链金融,或者区块链算法,它只需要花20%的利润,真正创造财富的人能创造80%利润。这是一个巨大的改变,意味着未来劳动者,每个创造财富的人可以有16倍利润增长所得。

为什么说这个改变那么重要,金融利润越少越好?因为人类社会实际的财富本质上依然是通过劳动创造出来的商品和服务,每个人要变得富裕,当你只能生产一样东西时,比如这个猎人只能打兔子。他如何把兔子换成很多种商品,因为单一商品变成了丰富的商品,就能变得富裕。我们以前有看到一张图,解放前上海太平边上老百姓很穷,他们穷到什么程度呢,每天只能靠吃大闸蟹维生,每餐都吃一锅大闸蟹。当你只能吃一样东西时是很穷的,如果能换成别的东西,你会变得富裕。繁荣的本质是多样性,其次是效率。当你的螃蟹要和别人换的时候,效率提高了,你就可以换更多商品,使得商品数量能够增加。

最终要想明白的是,今天做每一个算法设计,如果不是去解决实际财富创造的问题,依然没有价值。只是讲一个故事,如何编一个故事把别人口袋的钱骗到自己口袋里。这和传统金融没有任何区别,甚至更加糟糕。我们要想的是区块链把这80%利润省下来,怎么样能够把原来金融里的高利润省下来,这是创业者要解决的问题。

区块链希望能够实现的方向,每个人因信任而劳动与创造,不是因为欺骗,不是把别人口袋里的钱骗到自己口袋里。很多人虽然制造了Token,但没有相信Token。我们要反思的问题,每天开会,一直开不出结果来。最终方向一定是,你是不是创造了信任,让劳动者和创造者真正拿到他们的价值。一个共同的愿景,让社会保持更加繁荣。只要现在区块链技术人有需求,技术一定能被实现。我们的目标不是把技术概念让老百姓知道,而是让这些创造者、创新者真正解决算法,让劳动的人更加愿意去劳动,更加愿意去创造,可以不被剥削,让社会变得更加繁荣。

谢谢。

(以上为创客猫现场报道,转载请注明来源。)

版权声明: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提供版权疑问、身份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admin@cnitweb.cn,我们将及时沟通与处理,谢谢支持!
转载请注明:陈伟星:很多人虽然制造了Token,但没有相信Token | 区块链传媒网 区块链传媒 区块链媒体 blockchainmedia.com.cn
分类:区块链新闻 标签: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